雪落的时光

许多时候我在信纸上,把心心念念写成眉清目秀的正楷,信里是不可期的远方,想寄去,收信人姓氏却不知为谁。淡淡紫色的信纸,背景是一抹芊瘦的身影,俏立于皑皑白雪中,清丽的容颜,温柔的神情,怀里一捧白色风信子,摄人心魂。芊瘦身影立在在雪中,仿佛在聆听雪的呓语。雪天一色,唯留下一行孤寂的脚印。

原来你的和我的城市都在下雪,你的城市的雪,落在你身上,我的城市的雪,却落好句子在我心里。

我们曾约定,有一天我跟你去很远很远很陌生的地方。那儿,春有青山、小桥、绿水;夏有碧荷、栀子、竹篱;秋有红枫、幽菊、芦苇;冬有小雪,清茶,瘦梅。

于是,我穿越万千山水,最后停留在江南以南的一个小城。选了有翠竹临水的幽静小巷,布置了清香满屋的小小工作室。每天穿梭在花儿中,弄花香满衣。我用绣了寒梅的丝巾,束着长长柔顺的发,齐齐的刘海,遮了如星的眸。空闲时,我伴风读书,听雨入眠。时而恬静,时而惬意。

有时,也会穿梭半个小城,为他人送去一捧幸福花束。看着他人的甜蜜,我浅浅一笑,美好而风情。

幽静的小巷,温馨的小花店,人们不紧不慢的来去。一束如雪的风信子,一捧娇艳的玫瑰,一朵耀眼的水芋,还有一个微笑着穿梭在花海中的我,让人觉得这小城似乎总是丽日倾城。

每到中午,花店临窗的桌面上有斑驳的光,映照出镂空的花影,有风不时地搅动,送来泌暖的气息。凭添许许多多的小清新与小欢喜,温暖也似乎触手可及。

我以为,我就这样安静的度日,我愈加沉静,甚或慢慢无话,慢慢褪去浮躁好句子。就这样静好娴雅,日出日暮,不问世事,不惹尘埃,与花为邻。

却不料,一场漫天飞舞的雪,唤醒我沉睡的记忆。

今年,反反复复多变的天气,丽日倾城的小城,迎来一场措手不及的雪夹雨。

那天,华灯初上的夜。我捧着大束的白色花信子,裙袂飘飘,神情恬淡,走在冷风里。雪,悄然袭来,就那么飘落,无声无息,落满我的发际。匆匆避雪的路人,回首再回首,把我怀里的风信子撞飞。仿佛似曾相识的场景,我有片刻的恍惚,不知身在何处。突然想起你对我说的那句:想你是落雪拂肩的美丽!不觉,心有戚戚。

小巷的尽头,我知有大片的栀子花,花已落阡陌,唯余暗香隐隐绕幽径。那一刻,在漫天雨雪中,我看见几朵栀子花在树梢上飘零,很像感怀身世的他乡故人。

我如星的眼眸,穿过飞舞的发丝,穿过弥漫的霓虹,仍挡不住忧伤雪语,立在雪中的我,有泪盈盈而坠。我多想问问,想问问:雪已落下,你在哪里?

我所在的城市已下雪,你的城市呢?是不是已经白雪漫天起。

我听闻,你所在的城市已落雪如积,天地苍茫,一片晶莹。想象,远方的天空,大片的雪席卷。你站在那儿,天地,一人,一树,一影,远眺,伫立。那么空旷的孤寂,动人心魂。

我听闻,你的主页已更新,一场漫天大雪在空间飞。你的文字,音乐,身影,都沐浴在千里雪光中。你说,这是一场晶莹剔透的花事,纷飞着,向着心灵的归依,也静然,清婉的,投向光阴怀抱,时光浅醉。

我听闻,你常常在深夜品茗,一杯又一杯,且会喝到无味。可青灯耿窗户,设茗听雪落,溶溶雪色怎堪饮?我听得漫不经心,内心却已雪落倾城。

  • 共2页: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下一页

猜你喜欢